21金融研究|银行的“中收”战事:2021,谁是转型之王?

2021-10-24 18:04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志锦
咪乐|app|直播|下载 据悉,特来电已在全国投建20万台充电设备,而这些设备将全部面向电咖用户开放使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杨志锦 上海报道  在利率市场化和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大背景下,银行业普遍面临净息差收窄的境况。在此背景下,依靠息差的传统模式亟待变革,发展中间业务就成为应对挑战的转型方向。事实上,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与营收占比的高低,已成为衡量一家银行“轻型化运营”水平的典型特征。

中间业务具有资本占用低或不占用、稳定性好、持续性强、风险低等特点,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一般情况下,中间业务品种较为丰富、占比较高的银行可以获得更高的ROE,其在市值上也更能获得认可。

比如招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为8.4万亿,低于交行、邮储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但其市值高达1.3万亿(以10月11日收盘价计算),超过上述五家国有大行,五家大行当日市值分别为0.3万亿、0.45万亿、0.84万亿、1万亿、1.15万亿。

 “后疫情时代”的2021年,上市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竞争格局呈现出以下特点(以上半年数据分析):

——中收规模和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大体一致,呈现出国有大行高于股份行、股份行高于城商行、城商行高于农商行的趋势。但部分股份行、城商行大力开拓布局,在中间业务方面探索较多,在行业内形成颇具特色的“轻型银行”。

——由于信用卡利息收入不再计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上市银行中收占比相比去年同期下降3.5个百分点至16%。单家银行看,招行该比例为31%,远超同业。

——受减费让利影响,银行卡手续费小幅下降,但财富管理业务驱动中收保持景气增长,弥补了前者下降带来的影响。

13家银行中收规模下降

中间业务不构成商业银行表内资产和负债,但形成银行非利息收入,因此有市场人士也将“非利息收入”视为中间业务收入,但这一分类不够准确。

比如“非利息收入”中的投资收益来源于银行自身的投资行为而非对客户的服务,且证券交易也影响到资产负债表,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中间业务。因此,本文将中间业务收入对应到利润表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一项。

整体来看,中收规模和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大体一致,呈现出国有大行高于股份行、股份行高于城商行、城商行高于农商行的趋势。

国有大行依托其强大的渠道优势在中收规模上占据着重大优势。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六大国有银行中间业务收入规模在100亿-800亿之间,其中工行以759.43亿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位居榜首。其次为建行、农行、中行、交行。邮储银行的中收规模在六大行中最低,仅为114.29亿。

这一规模甚至低于诸多股份行,显示邮储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对营收贡献度明显低于其他大行。一是因为邮储银行中间业务起步较晚、发展程度不高;二是因为邮储银行与代理网点按照“谁办理谁受益”的原则计费,代理网点产生的中间业务收入由邮储银行支付给邮政集团,因此体现在邮储银行账面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较少。

股份行中,招商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最高,规模达522.54亿,这一规模甚至超过了农行、中行、交行、邮储银行四大国有银行,仅次于工行和建行。招行之后为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前述六家股份行的中收规模均已经超过邮储银行,但低于交行。

城商行中,上海银行以42.91亿的规模居首;农商行中,渝农商行以12.63亿的规模居首,其余规模大多在2亿以下。与国有大行、股份行相比,农商行中收规模体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究其原因,一则中间业务种类较少,二则经营中间业务能力不足。

其中瑞丰银行是唯一一个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负值的银行。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瑞丰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0.44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1.25亿元,净收入为-0.81亿。此前的2018年-2020年瑞丰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为负值。

“主要是报告期内持续加大对客户营销投入力度以吸引客户,使得本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有所下降。”瑞丰银行表示。

从可比增速看,27家上市银行中收增速为正,其中张家港行增速最高,上半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0.18亿,增速高达135%,主要因为该行基数相对较低。

基数较高的国有大行中收增速在10%左右。“中间业务既体现了银行服务客户的水平,也体现银行对客户财富管理的水平。上半年在‘应让尽让、应减尽减’的基础上,建行中间业务收入同比增速达到了6.8%,总体保持健康增长的态势。”建行首席财务官张毅在该行业绩会上表示,“预计建行全年中间业务收入将保持可持续的健康增长态势,对全年中收的增长保持乐观的态度。”

此外,共有13家银行中收规模收缩,包括3家股份行及10家城商行、农商行。民生银行称,因为国内信用证、福费廷资金成本上升,市场形势发生变化,同时落实监管政策要求,主动调整了福费廷业务模式和国内信用证业务结构,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减少。

该行还称,在资管新规及监管趋严背景下,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加快,同业投资、理财非标投资等通道业务大幅压缩,同时主动调整资产托管业务结构,收紧或退出私募基金托管、网贷资金监管等部分高风险业务,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佣金收入减少。该行上半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6.84亿元,降幅为12.90%。

中收占比“意外”下降

近年来,部分股份行、城商行大力开拓布局,在中间业务方面探索较多,中间业务取得了显著的业绩,如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要比同规模的银行实现更多的中间业务收入,在行业内形成颇具特色的标签,被称为“轻型银行”,也更受市场青睐。

比如招行资产规模不及六大行,但中收规模仅低于工行、建行,其市值已超越工行之外的五大行。再如平安银行资产规模不及光大银行,但平安银行的中收规模高于光大银行,其市值是光大银行的两倍多;宁波银行资产规模约为北京银行的一半,其中收规模和北京银行大体相当,其市值约为后者的2.4倍。

平安银行首席财务官项有志在该行业绩会上坦言:“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市场环境来看,未来息差还有下行空间。”他介绍,平安银行一直坚持“双轻”(轻资产、轻资本)的原则开展业务,在负债端,要继续优化负债结构,降低负债成本;在整个资产结构上,改善中间业务收入,提振非息收入。

 “‘双轻’意味着资产组合中有一部分资产不是以赚取利息收入为主,有一部分表外业务要通过赚取中间业务收入来支持盈利的增长。”项有志表示。

在衡量一家银行“轻型化”的程度时,中间业务收入/营业收入是一个常用的指标,该指标占比越高意味着“轻型化”特征越明显。据Wind数据统计,上半年40家A股上市银行(瑞丰银行未有连续数据)合计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654亿,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6%,相比去年同期下降3.5个百分点。

但这并非意味着上市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出现大幅滑坡以及利息收入大幅上升,而是因为信用卡业务手续费的计入方式出现调整。

今年2月印发的《关于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切实加强企业2020年年报工作的通知》(财会〔2021〕2号)提出,银行从事信用卡分期还款业务形成的金融资产,企业不得将其按实际利率法计算的利息收入记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科目。这使得银行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下降,而利息收入规模上升。

用“中间业务收入/营业收入”这一指标对比发现,股份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较高(20%左右),国有大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在15%左右。城商行跨度较大,在3%-17%之间;农商行则不足10%,仍有待发展。

其中,上半年招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522.54亿元,同比增长23.6%,占招行总营收的31%,遥遥领先同业。在规模上,招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不仅为股份行第一,甚至超过了农行、中行,成为同业第三名,仅次于工行建行。

使得招行在中收领域实现对农行、中行弯道超车的关键因素,便是“大财富管理”。如上半年招行财富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06.12亿元,同比增长33.60%。值得注意的是,信用卡利息计费方式的调可能也对招行中收规模超过农行、中行有影响。

紧随招行之后的为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三家股份行的占比在20%左右。国有大行中,交行以18.6%的占比拨得头筹,居行业第五,其余除邮储银行外占比在15%左右。

中国银行副行长王纬在该行业绩会上表示,上半年中国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68亿元,占集团营收比重为15.46%,同比提升了0.88个百分点。拉动手续费增长的主要因素是中行境内基金的代销、理财业务、托管业务收入以及境外代客买卖、股票佣金收入增长较好。

城商行差距较大,南京银行的优势最为明显,在36家银行中居第七位。南京银行中报显示,上半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3.85亿元,同比增长32.08%;在营业收入中占比16.73%,同比上升2.28 个百分点。

“公司将继续发挥理财业务优势,持续完善理财产品体系,进一步拓展了委托理财业务的收入来源及总量。同时,债券承销业务量大幅增加,承销费净收入同比实现了显著增长,承销品牌的市场认可度得到进一步上升。”南京银行在年报中表示。

农商行方面,占比最高的为无锡银行,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3%,其余大部分则低于5%。

对于诸多农商行而言,中间业务收入已经成为营业收入结构中的一个明显短板。如以平均值为参考,农商行提升空间在5个百分点左右。相较传统表内业务,中收业务涉及领域广,对从业人员业务素质要求高,在拓展时难度更大,因此农商行发展中收业务面临的挑战不小。

财富管理业务表现突出 

商业银行中间业务类型众多,各银行财报统计口径不一。比如银行财报对理财业务的会计处理各异,有的计入代理收入或者托管业务收入,有的仍然计入理财业务收入。这缺少明细数据进一步调整,因此横向比较只能相对反映各银行的中收结构情况。

本文根据业务模式主要分为七类:银行卡业务、理财业务、结算及清算业务(含电子银行业务)、投行咨询业务(含债券承销业务)、担保承诺业务、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代理及委托业务。

从今年上半年的情况看,伴随着银行普遍加码财富管理业务,上市银行理财、资管、托管、代理等业务中收实现较快增长,弥补银行卡等传统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下滑以及减费让利的影响。

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上市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合计同比增长9%。其中银行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0.7%,托管、代理、理财等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增速分别为10.1%、25.5%、6.3%。

上半年,多家银行的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增速在20%以上,如招行(33.6%)、交行(24%)、兴业(22%)。交行相关负责人称,财富金融作为交行四大重点业务之一,要做出特色、做强品牌。“十四五”时期,交行的目标是力争零售客户AUM(资产管理规模)年复合增速达到14%,力争财富管理中间业务收入年复合增速达到20%。 

兴业银行表示,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较快增长的主要原因包括:持续完善提升财富银行服务能力,加快理财业务转型升级,强化财富销售渠道建设,实现轻资本、弱周期的理财业务和零售财富代销类手续费收入86.08亿元,同比增长44%。

分析来看,基础客群扩大、渠道拓展以及产品营销力度加大助推上市银行财富管理业务快速增长。一方面各银行客户数持续扩容,另一方面多家银行零售AUM(资产管理规模)增长可观,较年初增幅在10%以上。

分银行类型看,国有六大行由于客户基础较为雄厚,中收业务类型也比较丰富。银行卡业务、结算清算类业务、代理类业务收入合计占全部中间业务收入的六成。不过,六大行投行咨询、托管、担保承诺等业务均有一定贡献。

股份行方面,银行卡业务占比最大,其次为托管业务和代理业务,三者合计占到股份行中收的七成。城商行方面,代理业务贡献较多。统计数据显示,16家A股城商行代理业务收入占比平均值为55%。

代理业务包括银行替客户代理销售、收付及委托、结算、交易等业务。代理业务客户主要是当地企业、政府、事业单位,因此长期在当地深耕细作的城商行和农商行有明显优势。

农商行代理业务收入占比亦较高,但其中收业务类型较为单一,投行咨询、担保承诺、托管等业务鲜有涉及。这可能与农商行体量较小且人才储备不足相关。

(本文摘自《中国金融业发展趋势报告(2021)》,该报告将于2021-10-24-3日召开的第十六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对外发布。)

关注我们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