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巩俐:“疫情后电影人有些恐慌,但总会过去的”

2021-10-24 14:3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贺泓源
巩俐与她的信仰。
免费下载|咪乐|直播平台 新的分类监管框架,让投资者清晰产品本质的同时,更有利于风险监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 演员巩俐身上有种憨劲。

见到她,是在一轮轮媒体轰炸式采访后,当然,我们本身也是轰炸团队一员。她衣饰简单,扎着头,运动鞋。

与传闻中女王气质不同,眼前的巩俐实在有股天真。当被问及北影节中的有趣细节时,她说,没什么事。

后在其他记者提醒下巩俐表示,开幕式淋雨有些浪漫。笑得腼腆。

山东人巩俐的憨劲主要体现在工作上,这是毕生事业。在拍摄《艺伎回忆录》时,导演罗伯·马歇尔(Rob Marshall)要求巩俐学习高级的甩扇子手法,并称“很重要”。巩俐练五个多月,每天几千下,终于学成。

最后,镜头一秒钟。

拍摄《兰心大剧院》时,导演娄烨要求巩俐学会黑暗中拆枪。努力学成后,镜头被删。

“只要导演让做的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角色)技能一定要长在身上。”巩俐称。

坚韧背后,是热爱与曾受过的挫折。小时候,巩俐为了看电影,甚至学会自制电影票,那是一种素描技巧。

起初她想当音乐老师,考曲阜师范学院与山东师范学院均不顺利,最终进入中央戏剧学院。

入学后的第一场剧组面试,巩俐并未通过,去了成都,第二天又被退了回来。

没过多久,她遇到了张艺谋《红高粱》选角,并成为主角。由此开启与第五代导演长达十五年的合作旅程。

正是那一段黄金时期,树立起巩俐的职业信仰。“她已经变成一个本地农村妇女了,提前一个月农村里住,跟人在一起生活,一起去劳动,不洗澡,擦鼻子时袖子上全是鼻涕印子。”演员刘佩琦在《秋菊打官司》拍摄日记中写道。

在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中,《秋菊打官司》获得最高奖项金狮奖,巩俐获最佳女演员奖。

“作为一个演员,在这个快节奏时代,应该有时间要沉淀下来,别走那么急,静下来,慢一点,思考一下。有热爱才能坚守。”在北影节大师班录制中,她说。

场外观众互动时,又有人想了解北影节趣事,巩俐明显愣了一下,再次谈起开幕式淋雨。

这次,轮到之前提问的记者笑了。

巩俐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她身上依旧有股天真。图片来源:巩俐团队

《21世纪》:电影市场相对冷淡的状况,是否影响了演员的可塑空间?

巩俐:国内电影市场总体很好,虽然现在是疫情阶段,疫情阶段肯定有很多的恐慌。

不只电影界的同行,想进入电影院的人都有恐慌,因为它是一个封闭式地方。但是,疫情总会过去的。

国内现在疫情控制得这么好,国外现在很多电影院都不开了,倒闭了。

因为疫情的关系,让大家有一些恐慌,在创作上可能也是有一些枯竭,不知道走哪个方向;在编剧方面,在最基本的方面,可能也有一些恐慌。

但都是正常的,会过去。我觉得不需要有什么压力。

我们有这么多民族,每一个民族有自己风俗习惯,有这么多的好故事。不用担心没有题材。

《21世纪》:演员的实质是什么?

巩俐:演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诱惑非常多。现在时代进展很快,如果专注的话,会得到你想要的。

每个演员我觉得都希望成为一个好演员,只是程度不一样而已。

我们说到10分是个好演员的话,如果努力,可能是能够是1234,如果不努力的话,也就是0,还没有起步,永远也不会起步,所以我觉得努力专注是最重要的。

《21世纪》:作为北影节竞赛单元“天坛奖”评委主席,如何看待今年北影节?

巩俐:很丰富。像有大师班的讲座,很多人可以沟通,可以讨论,真正的聊天形式,跟大家分享我们对电影、对艺术、对工作的过程、看法。

很多电影,引进了好多外国的片子,还有我们中国自己以前的电影在放映。这个交流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希望我们自己的电影节走向世界。

关注我们

百度